文车老妖

【昊叶】只因为想你了

#深夜发车,一点点肉【最近码的都是肉【肾虚

#天狗昊X高僧叶

#@公子含_不写完点文不会污不改名 @黄烦烦不烦不烦 含含、烦烦,深夜末班车走起!

  南方的幽深森林里有一头已经化形为人的天狗,传名为‘齁蛮’,每当月圆之时出来将在外面游玩不归家的孩童【神隐】。

  而今日这是圆月当空之时。

  “大师!求你救救我家孩子吧!”

  “还有我家的孩子!”

  “大师……”

  ‘大师’手持念珠双手合十念了句“阿弥陀佛”,连连应下安抚,不动声色的收下香火钱。笑眯眯回了禅房。

  进了禅房后一位面容清俊青年坐在红木桌上,享受的抽着大烟,狭长丹凤眼在缭绕烟雾中浅浅眯起,眼底灵动的闪着狡猾的光芒。

  活像一只讥狡的狐狸。

  “叶修!今天收获不错哦,咱们兴欣的这个月的伙食可以顿顿大餐啦!”方锐想着今天的晚饭,口水都要流出来了。

  “喂喂喂!方锐大师!别光想着吃啊,我的烟钱你可得给我留着!不然贫僧一烟杆抽死你!”叶修笑骂道,抬手在虚空中用烟枪敲了敲,以作威胁。

  方锐不以为然将钱袋收入袖中,挥挥宽大的袖子走了。

  翌日。

  叶修来到了那座出现天狗的森林中,静逸林中偶而闻见禽鸣、走兽声。枝繁茂密中落下重重斑驳稀疏光影,在阴暗潮湿林中晃得耀眼。

  悠闲的像饭后散步一样,不疾不徐的抽着烟,时不时走到突起树根的参天大树下就歇歇脚。

  “恩?”刚再一次叼住烟嘴的叶修,斜眼盯着身旁一颗瘦弱枯黄的小树苗,停下了脚步。

  “这棵树……”将手放在树干上,闭着双眼,口中念念有词。

  突然这颗不到手腕粗细的小树红光大作,森林中百兽齐鸣,嘈杂的噪声撕咬着叶修的耳膜。他给自己念了句静心咒,声音在耳中才渐渐消去。

  “你还躲着什么,快出来,我已经看到你了。”叶修重新叼起烟嘴,靠在弱不经凤的树干上,缓缓的吐着烟圈。

  “……”无人回应。

  “你是在傲娇什么,唐日天。”

  放着大红光的树干敛起红光,化为人形,一拳向叶修袭来。

  男人怒气匆匆,似乎要将眼前这个毫无脸皮的人揍得满地找牙。不想叶修手一偏,那拳头正好击在细长的烟杆上,全然抵住。

  “哎呀,小糖糕才几日不见就火气这么大,大姨夫来了?”叶修将拳头不留痕迹的拨向一边,凑向前来贱兮兮的直起食指在男人的胸膛暧昧的划起圈来。

  “啧,叫我‘齁蛮’,要不就叫我真名。别弄那些有的没的!这就是你所为的羞耻play吗!”男人被气得面色泛红,炸毛道。

  “是是是,唐昊唐昊……”叶修嘿嘿嘿笑着,将唐昊的名字当歌唱,有节奏在唐昊的耳边缭绕。像一颗颗剔透的小珠子跌落在白玉的瓷盘中,清脆作响。

  这座森林好像是感受到唐昊的暗藏的心绪,四周的暗色渐渐消融,绽放出春色盎然生机勃勃的景色。轻盈的蒲公英被清风吹起,环绕在两人的四周徐徐飘荡。

  黑发被风扬起,叶修拢起脸庞的乱发别至耳后。平时一直撩弄调戏他人的叶修,此时一种高贵优雅的气质从骨子里流露出来,令唐昊迷恋的看着他,缓缓靠近。

  唐昊的嘴唇停在了叶修的唇边,仿佛是在邀请共舞一般诚恳。炙热的眼神灼烧着叶修。

  叶修轻笑一声,轻敛眉眼,睫毛微颤,温柔的在唐昊下唇浅啄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各位大老爷们看肉戳这QAQ

  ……

  “小糖糕,你绑的那些孩子呢?”穿上高领的衣衫,试图遮住脖子上的爱痕。

  “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。”唐昊苦仇大深的盯着叶修一件件套上身体的衣裳,撇撇嘴应道。

  “哦,那就好,不然我回去就不好交差。诶诶!你干嘛……”叶修死命扯住身上的衣服,不让唐昊重新脱下。

  “你别走……我养你算了,我比你有钱。”唐昊用力抠开紧抓衣服的双手,一脸认真。

  “不,不是这个问题……”叶修欲哭无泪。

  “想做了,再一次。”唐昊将叶修按在地上,咬住胸前的红缨缓缓撕磨,使它迅速肿胀挺立起来。

  “嗷!唐昊你大爷……呜嗯……啊嗯嗯……”

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  ……

  因为想你,所以设计引你来到我身边。

  因为想你,所以撒娇不让你离开我身边。

  方锐站在寺庙门口左右张望,纳闷的喃喃自语。

  “叶修那货怎么还不回来?”

  “估计是找他男人约炮去了吧。”魏琛从寺庙里走出来,一脸你还小你不懂的表情拍拍他的肩。

  “原来是这样!”方锐恍然大悟。转身回寺。

  “等等!我们把叶修的烟钱分赃吧。”魏琛拦住方锐一脸正气道。

  “哦哦!”方锐拿出了钱袋。

  

  #################

419已经过了(´இ皿இ`)
好困,我先睡为敬。。。。

  

  

 

 

评论(13)

热度(87)